撒但首次試探約伯(牲畜被擄,兒女遭災)

1)神說的話
(伯1:8)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伯1:12)耶和華對撒但說:“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
2)撒但的回答
(伯1:9-11)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

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是為了完全約伯的信

《約伯記》一章八節這段話是我們看到的記載在聖經中的第一次耶和華神與撒但的對話。神是怎麼說的呢?原文這樣記載:耶和華問撒但說:“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這是神在撒但面前對約伯的評價,神說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在神與撒但的此番對話以先,神就定意要利用撒但對約伯進行試探,就是將約伯交給撒但,這樣一方面證實神對約伯的鑑察與評價是準確無誤的,讓撒但因著約伯的見證而蒙羞;另一方面可以完全約伯對神的信與敬畏。所以當撒但來到神面前的時候,神便“ 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問撒但:“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 在神的問話中包含有這樣的意思:神知道撒但到處遊蕩,常常窺視神的僕人約伯,也常常試探他、攻擊他,它試圖用一種方式摧垮約伯,證實約伯的信心與約伯對神的敬畏是站立不住的,它也肆意尋找機會殘害約伯,使他棄掉神,從而從神手里奪走約伯,但神鑑察約伯的內心,看到他的完全正直,也看到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神用問話的方式告訴撒但約伯是完全正直的人,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永遠不可能棄掉神跟隨撒但。聽了神對約伯的評價,撒但越發惱羞成怒,它越發迫不及待地想奪走約伯,因為撒但從來就不相信人能做到“ 完全正直”,也不相信人能“ 敬畏神,遠離惡事”,同時它也恨惡人的完全正直,恨惡能“ 敬畏神遠離惡” 的人,正如《約伯記》一章九到十一節撒但回答耶和華說:“ 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 神熟知撒但的惡毒本性,也深知撒但殘害約伯的想法蓄謀已久,所以,在此神想藉著再次告訴撒但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來讓撒但乖乖就範——露出它的本來面目——攻擊、試探約伯。就是說,神有意識強調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用這種方式達到讓撒但因著恨惡、惱火約伯的“ 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而對約伯發起攻擊,從而達到讓約伯的“ 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羞辱撒但,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從此不再懷疑控告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樣,一場來自神的試煉與一場來自撒但的試探在所難免,而能擔得起神的試煉、經得住撒但試探的人選唯有約伯。在此對話之後,撒但便獲准去試探約伯,這是撒但發起的第一輪攻擊。這次攻擊的目標是約伯的家產,因著撒但如此控告約伯:“ 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他手所作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 所以,神便准許撒但奪走約伯所有的,這就是神與撒但對話的用意所在,只是神對撒但有一個要求:《約伯記》一章十二節“ 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是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把約伯交在撒但手里之後提出的條件,也就是神給撒但的底線,命令它不許加害約伯。因為神對約伯的完全正直是認可的,他相信約伯在他面前的正直、完全是經得住考驗的、是不可置疑的,所以神許可撒但去試探約伯,但是神給了撒但一個範圍:只許奪走約伯的任何財產,但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此時神不把約伯完全交給撒但,它怎麼試探約伯、用什麼方式都可以,但是不能傷害到約伯本人,就連一根頭髮都不可以,因為人的一切都是由神來掌管,人或死或活是由神來決定的,撒但沒有這個資格。神對撒但說完這話,撒但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它用各種手段去試探約伯,很快地約伯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神賜給他的所有家產… …神的試煉就這樣臨到了約伯。

雖然我們在聖經中得知約伯所經受的試探的由來,但作為 “ 當事人 ” 的約伯知不知道這些事呢?約伯只是凡人,對於在他背後發生的故事他當然不知道,只是他對神的敬畏,他的完全正直讓他意識到這是神的試煉臨到了他。他不知道靈界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在這次試煉背後神的心意是什麼,但他知道無論臨到什麼事他都當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持守住“ 敬畏神,遠離惡事” 的道。約伯對待這些事的態度與反應在神那兒看得清清楚楚,神看到的是什麼?神看到的是約伯敬畏神的心,因為從開始一直到約伯接受試煉為止,他的心一直向神是敞開的,是擺在神面前的,他沒有放棄他的完全、正直,也沒有丟掉、背離“ 敬畏神,遠離惡事” 的道,這是神最欣慰的地方。緊接著我們就看一看約伯經受了哪些試探與約伯是如何對待試煉的。接著讀經文。

3)約伯的反應

(伯1:20-21)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說:“ 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約伯能主動歸還他所擁有的一切源於他對神的敬畏
在神對撒但說了“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話之後,撒但便退去,緊接著約伯便臨到了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先是牛和驢被擄,僕人被殺害;接下來是群羊和僕人被火燒滅;然後是駱駝被擄去,僕人被殺;最後他的兒女們也被奪去性命。這一系列的攻擊是約伯初受試探所遭受的痛苦,在這次的攻擊中撒但按著神的吩咐只是針對約伯的家產與兒女,並未加害約伯本人,但是約伯卻從一個擁有萬貫家產的富翁頃刻間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這如晴天霹靂般的打擊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都不能正確面對的,而約伯卻表現出他超凡的一面,經文中這樣描述: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這是約伯聽到了失去各樣家產與兒女的第一反應,首先,他並不表示驚訝,也未表示慌張,更未表示憤怒或恨惡,可見在他心裡已經確認這一切禍患並非偶然,並非出自於人手,更不是報應或懲罰臨到,而是耶和華的試煉臨到了他,是耶和華要奪取他的財產與兒女。此時的約伯心裡很平靜,也很清醒,他完全正直的人性讓他理性地、自然地對他所臨到的禍患作出準確的判斷與決定,所以,他表現得異乎尋常的冷靜: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 “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體、一無所有;“剃了頭”意指他如新生的嬰兒歸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體來到世上,如今仍是一無所有,如新生的嬰兒歸還給神。約伯如此對待臨到他的這一切事的態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做不到的,他對耶和華的信超出了相信的範圍,這就是他對神的敬畏與他對神的順服,他不但能感謝神對他的賞賜,而且還能感謝神對他的奪取,更能主動歸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包括他的性命。

约伯对神的敬畏与顺服是人类中的典范,他的完全正直达到了人该具备的人性的巅峰。他虽然没有看到神,但他却体会到神的真实存在,他因着自己的体会而敬畏神,又因着对神的敬畏而能顺服神,任由神夺去他的所有却没有任何怨言,而且俯伏在地告诉神此时此刻哪怕夺去他的肉体他也心甘情愿,没有任何怨言,他的这一切表现都是因着他完全正直的人性。就是说,因着约伯此人单纯、诚实、善良,所以对于他体会、感受到的神的存在他坚信不移,在此基础上他按着神所引导他的或他在万物中看到的神的作为而要求自己、规范自己在神面前的心思、行为、表现与行事原则,久而久之,他便因着他的经历对神有了真实的、实际的敬畏,同时,也达到了远离恶事,这就是约伯所持守的“纯正”的由来。约伯具备了诚实、单纯、善良的人性,也具备了敬畏神、顺服神、远离恶事的实际经历与“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的认识,因而他才能在撒但如此恶毒的攻击中站住见证,也能在神的试炼临到时不让神失望,给神满意的答复。虽然在第一次的试探中,约伯表现得很“简单”,但是后人付诸一生的心血都未必能做到约伯的“简单”,也未必能具备约伯以上的表现。如今面对约伯这“简单”的表现,再对照今天所有口称信神、跟随神之人对神所表示的“绝对顺服,至死忠心”的口号与决心,你们是否感到汗颜呢?

当你看到经上记载的约伯家里遭受到的这一切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是不是浮想联翩?是不是很惊讶?约伯所临到的试炼能不能用“触目惊心”这个词来形容呢?那就是说,当约伯临到试炼的时候,那个场景通过文字的描述都已经让人惨不忍睹了,更何况是真实的场面呢?可见临到约伯的并不是一场“演习”,而是一场“真枪实弹的正规战”。他临到的这个试炼到底是谁亲手操作的呢?当然是撒但作的,是撒但亲自下手作的,但是神许可的。神有没有对撒但说用什么方式去试探约伯呢?神没有说,神只是给了它一个条件,这个试探就临到约伯了。这个试探临到约伯的时候让人感觉到了撒但的邪恶丑陋、撒但的恶毒与对人的恨恶,还有对神的仇视,由此可见,此次试探残忍的程度是用文字无法形容的。可以说撒但残害人的恶毒本性与撒但的丑陋面目在此时暴露无遗!它借着这样的机会,借着神许可它的机会,对约伯毫不留情地疯狂地残害,残害的手段与残忍程度是现在的人都想象不到,也是现在的人根本承受不了的。与其说约伯经受了撒但的试探,在试探中站住见证,还不如说约伯在神给他的试炼中与撒但展开了一场维护他的完全正直,维护“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的较量。在这场较量中约伯失去了满山的牛羊,失去了所有的家产,也失去了他的儿女,但他没有丢弃他的完全正直与他对神的敬畏,就是他在与撒但的较量中他宁可失去他的家产与他的儿女,也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与他对神的敬畏,守住他做人的根本。在经文中简要地记述了约伯失去家产的全过程,也记述了约伯的表现与态度,简明扼要的文字记述让人感觉到约伯似乎很“轻松”地面对这场试探,但真要还原事实的真实场面再结合撒但的恶毒本性,那就不是像这几句话描述得这么简单、这么轻松了,真正的场面远比这惨得多,这就是撒但对待人类、对待神所称许的人的残害与恨恶程度。如果不是神要求撒但不可加害于约伯,那它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把约伯置于死地。撒但不希望有人敬拜神,也不希望在神眼中的义人、完全正直的人能够继续敬畏神远离恶。人敬畏神远离恶就意味着远离撒但、背叛撒但,所以说撒但借着神许可它的这个机会去毫不留情地把所有的愤怒与恨恶都施加给了约伯,可见约伯从身心上到肉体上,从外界到内里受到的痛苦是多么多么的重!我们现在看不到当时的场面,只能从圣经的记载中稍微体会到一些当时约伯受痛苦时的心情。

约伯所持守的纯正让撒但抱愧蒙羞、惊慌逃窜
当约伯受这些痛苦的时候神在作什么呢?神在鉴察,神在观看,神也在等待结果。神在鉴察在观看的时候,神的感觉是如何的呢?当然是心痛不已。神会因为心痛而后悔自己允许撒但试探约伯吗?答案是:他不后悔。因为他确信约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他只不过是给了撒但一个机会,让它去证实约伯在神面前的义,也给了撒但一个机会去显露它的邪恶,显露它的卑鄙,更给了约伯一个向世人、向撒但以至于向所有跟随神的人见证他的义,见证他敬畏神远离恶的机会。最终的结果是不是证明神对约伯的评价是准确无误的?事实上是不是约伯已经得胜撒但了?这里有一句约伯说的最经典的话,就是约伯得胜撒但的证据。他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这是约伯顺服神的态度,接着他又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所说的这些话证实了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能看到人的心,证实了神的称许是没有错的,神所称许的这个人是一个义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句话就是约伯为神作的见证。正是这样一句普通的话让撒但闻风丧胆,抱愧蒙羞,惊慌逃窜,更让撒但束手无策,也正是约伯的这一句话让撒但感到了耶和华神作为的奇妙威力,也让撒但见识到了一个有神的道在心中掌权的人的超凡魅力,更让撒但看到了在一个小小的人身上为了持守“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而表现出来的强大的生命力。在初次的较量中,撒但就这样败下阵来,虽然它“长了见识”,但它并不打算对约伯放手,它的恶毒本性也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它试图继续对约伯的攻击,随之它又来到神面前……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7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