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失去所有還能稱頌神,為何在長毒瘡的事上咒詛自己的生日?

對於約伯的這一舉動大多數人都感到不理解,認為我們的生命是從神來的,人應該感謝神賜給的生命,包括生日,而不應該咒詛,難道約伯咒詛自己生日是忍受不了痛苦向神發怨言?事實真是這樣嗎?

我在一本書上看到這樣的話:「當撒但伸手傷害約伯的骨頭的時候,約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無法擺脫,無力反抗,他的身體、靈魂承受著超強的巨痛,這個‘巨痛’讓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體之中的人的渺小、無力與柔弱,同時他也深深地領會、理解了神為什麼顧念與看顧人類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體會到了肉體凡胎之人在此時竟然如此無助與軟弱,當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禱之時,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隱藏,因為神將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與此同時,神為他而流淚,更為他而痛心,神因著他的痛而痛,也因著他的傷而傷……約伯感受到了神的傷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傷痛了,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流淚了,他更不想看到神為他而受痛苦。此時的約伯只想掙脫這肉體凡胎,不再忍受這肉體給他帶來的疼痛,因為這樣神就不再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體的疼痛,更要忍受‘不想讓神擔憂’所帶來的痛苦。這雙重的疼痛,一份來自肉體,一份來自心靈,讓約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的痛苦,也讓他感覺到了肉體凡胎之人的極限是那麼地讓人無奈與無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發強烈,恨惡撒但的心也隨之變得更加強烈,此時的約伯寧願自己沒有投胎人世,寧願自己不存在,也不願看到神為他而掉眼淚,為他而痛苦。他開始深惡自己的肉體,開始厭煩自己,厭煩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厭煩與自己有關的一切。他不願再提起他的生日與和他出生有關的一切,所以他便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於其上。’(伯3:3-4)約伯的話中帶著對自己的恨惡: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也帶著對神因著他而受痛苦的自責與虧欠: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於其上。這兩段話將約伯當時的心情表達到了極致,也將約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現給每一個人,同時正如約伯所願的約伯的信與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在此時得到了真正的升華,當然,這個‘升華’正是神預期要達到的果效。」(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從這段話中,我明白了約伯在試煉中咒詛自己生日的真正原因。約伯敬畏神遠離惡,是神稱許的完全人,但撒但不服氣,就在神面前控告約伯,為了證實約伯是義人,神許可撒但試探約伯。緊接著,約伯失掉了家產、兒女和滿山的牛羊,渾身又長毒瘡,在這場試煉中,約伯感受到了撒但的邪惡、卑鄙、醜陋,撒但恨惡人敬畏神遠離惡,它不想讓人敬拜神,想方設法地讓人否認神、背叛神。當約伯受痛苦時,他體會到神對人的顧念,神把人當成了親人,時時牽掛著人,體諒著人的軟弱,神不願看到人被撒但苦害受各種痛苦,當撒但苦害人的時候,神的心是傷痛的。當約伯感受到神為他憂傷、痛苦的時候,他感到自責,不願因著自己給神帶來任何的傷痛,於是他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寧願自己沒有來在人世也不願讓神為他受苦。約伯這樣做完全是出於對神的愛與體貼,更是對神的信與順服。他在極度痛苦的時候有這樣的表現,著實令人佩服!

耶和華神在撒但面前說過:「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伯1:8)這是神對約伯本人的評價,不管是受試煉前還是受試煉後,約伯都能做到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證明神對約伯的評價完全正確。因為神是造物主,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而我們只看事物的外表,憑眼見評論是非對錯,但神看人的實質,哪一個人是敬畏神的人,是絕對忠於神的人,神看得一清二楚。所以,以後我們再遇到看不透的人或事,不能只看外表現象,更不能隨意論斷、定罪,得存著敬畏的心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尋求真理,這樣才能看透問題的實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7 + 12 =